断碑集

编辑:脚步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7 04:33:11
编辑 锁定
断碑集,明方豪撰。豪字思道,开化人,正德戊辰进士,官至湖广按察司副使,《明史·文苑传》附载《郑善夫传》中。
作品名称
断碑集
创作年代
明代
文学体裁
古文
作    者
方豪

断碑集作者生平介绍

编辑
方豪(1482-1530),字思道,号棠陵,开化县金村乡金路人。自幼豪迈卓异,四岁即能联句,且对答如流,有神童之称。年十六从名儒文山先生吾冔学,视为天才。正如其好友吾谨在《方昆山像赞并予》中所写:“思道抱奇气,疏节侃侃多正议,听者辄毛骨悚然。志欲效古丈夫,树声业于宇宙,而才且是为之用。弱冠为文,辞捷若宿构,或仓促索其数千言,咸立应之,不加点缀而华彩烂然。”

断碑集昆山知县

明正德二年(1507)获乡贡第一,三年举进士,赐同进士出身。五年八月(1510)任昆山(今属江苏省)知县。时,昆山方阽于海 潦,频发大水,洪涝为灾,田地荒芜,百姓无以为生。草根树皮,采掘殆尽。“徙死迁之者每以万计”,一时之间,饿殍蔽道,枯骨填河。而朝廷不顾百姓死活,官逼欠赋,致使百姓卖儿鬻女。方嚎目睹惨状,心中悲愤,一面相视疏决,实地勘查,组织民力筑堤抗洪,一面设方赈贷,并不计个人安危,秉笔直陈《乞蠲逋负疏》,历愤惨情状,云:“臣每一陆行,饿殍塞路,每一水泛,枯骨塞河,触目伤心……。谓昆山三尽;上户财尽,中户逃尽,下户死尽,殆非虚也。”并严正指出:“夫钱粮,国之用矣;民,国之本也,臣岂不知国用之当足。国用不足,犹有可为;国本一伤,恐不可复救也!”理正词切。朝廷派员查勘,减免田赋,水灾得到了治理,使昆山的农业生产得到较快的发展。

断碑集刑部湖广清吏司主事

十一年,方豪补沙河知县,十三年(1518)八月,升刑部湖广清吏司主事。该司乃明代刑部十三司之一,掌湖广省之刑名狱案。豪断狱清明,所至之地,称誉有声。对其文才和政才,吾谨赞之云:“天地灵粹之气,得之者或寡,而君独身萃之,故发而为刚火,蕴而为精微,挺挺之节,皎皎之姿,文足来一时之望地,而政足为百里之师,皆气之粹然者为之资也。卒能含光匿耀,收英敛奇,弗以有涯之生,而逐无涯之知,则古人所谓成人者,君殆其庶几乎。”
时,武宗皇帝好大喜功,不断统兵巡察。十四年二月,武宗决定南巡,方豪时任刑部主事,作为属官,也参与上疏谏阻皇帝南巡之事,这下可惹脑了武宗,凡联名上书的一百余名官员,在午门被罚跪五日,有数十人被下了锦衣卫狱,甚至有的被廷仗致死。方豪因受仗伤重几死,为疗伤,创卧于刑部湖广司之东笼鹤亭近两月,每倚窗望槐,百感交集,颇有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之叹,遂写下《见树窗记》借物托讽,曲表胸臆。云:“……一树也,枯荣稍异,忧乐顿殊,霜雪之催,诚不若雨露之养也。夫霜雪雨露,天之用也,大德四生,岂甘摧折。……夫摧折固予职也。念兹树之可悦,充予心之良好,法天之用,必于其不得已,而每谨其所可已,恻怛兹爱之意,常行乎其间……”

断碑集被罢归故里

被罢归故里时,路经常山又写下《草萍驿会徐伯和》一诗:“当年行役下瑶京,长忆河桥步月明,人妒浮名传已死,君从大难得重生。相看各喜容颜好,一笑还将宠辱轻。古驿寒霄灯为盛,仆夫亦识故人情。”深感宦海的风险,庆幸劫后余生,更珍惜故人的情谊。
方豪回到开化金村后,隐居于毛坞,饮酒、赋诗、会友以山水渔钓为乐,留下不少佳作,其间辑成《棠陵集》八卷,前六卷为文,后二卷为诗。

断碑集复任刑部主事

嘉靖元年(1522)世宗登皇帝位,方豪被召回京师,复任刑部主事,赐金,加俸一级,后奉命赴山东处理积案。到任后,阅案卷,兴调查,酌刑罚,昭冤狱,夙兴夜寐,不辞辛劳,数月积案尽清。三年,任湖广佥事。四年,升福建提刑按察副使。六年(1527)年仅四十五岁的方豪,上疏乞归,获准告老还乡,时心如羁鸟归林,池鱼入渊。途中赋:《归舟梦故山花发田家叩门借瓮贮酒》诗云:“才断人间念,归舟梦已清。忽传村酒熟,况值野 花明。借瓮应相馈,敲门总不惊。披衣忙起问,江月正鸡鸣。”
方豪生性率真磊落,在《清献告天图》一诗中这样写道:“吾邦赵清献,每事必告天。百年多少事,事事何能宣。吾心自有之,曷不往告焉。既省素袍笏,亦免烧篆烟。天亦厌烦聒,人自多牵缠。或者止一史,众遂附以传。焉有圣贤徒,此理犹未研?尽信不如无,其然岂其然。”直抒自己对“每事必告天”的看法,反映他旷达不羁的性格。方豪返归故里后,常常寄情于山水之间,赋诗抒怀,片刻即成。据县志记载开化不少地方留有他的诗文真迹。明理学家王阳明对其甚为器重,曾赠诗云“方子岩廊器,兼负云霞姿。每逢泉石处,必刻棠陵诗。”生平著作甚多,其中《棠陵集》、《断碑集》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

断碑集断碑集部分载录

编辑
断碑集一卷(编修汪如藻家藏本)
此其知沙河县事时(案《明史》载豪由昆山县知县迁刑部主事,不言尝知沙河县,盖偶然失载),重立颜真卿所书《宋璟神道碑》,而记其始末者也。是碑在沙河食膳铺。宋崇宁中,有编修国史会要所检阅文字范致君者,别书一碑易之,而旧碑遂不显。正德中,豪始求得原石,已断为二,乃锢以铁而复建之,并裒一时题咏及案牍之文以成是集。编次冗琐,不出地志之陋体。惟其所载真卿之文,与世所传《鲁公集》颇有异同。如《集》本云“尝梦大鸟衔书,?主口中而咽之,遂来而上”,石本“?主”作“吐”、“来”作“乘”。《集》本云“襟怀益爽”,石本“怀”作“灵”。《集》本云“年十六七时,或读易,旷时不精”,石本於“六”字之下“读”字上惟缺二字。《集》本云“有司特闻”,石本“特”作“时”。《集》本云“异而召还”,石本“异”字上多一“后”字。《集》本云“吾比欲优游自免”,石本“自免”作“乡里”。《集》本云“不宜与执政通同”,石本“通同”作“通问”。《集》本云“玄宗将幸西蜀”,石本作“中宗将幸西京”。《集》本云“又复迁相州”,石本无“复”字。《集》本云“东宫有大功,宗庙社稷主也”,石本作“春宫有大功,主安得异议”。《集》本云“无敢不蔇”,石本“蔇”作“畏”。《集》本云“变以陶瓦”,石本“陶瓦”作“陶旅”。《集》本云“燕国公张说者”,石本无“者”字。《集》本云“寻入为洛州长史”,石本作“又为洛州刺史”。《集》本云“思勖以将军贵幸,泣诉於帝”,石本“幸”作“达”、“诉”作“辞”。《集》本云“改号侍中”,石本作“复兼侍中”。《集》本云“明年驾幸洛阳”,石本“洛阳”作“东都”。《集》本云“驰道险隘,行不得前”,石本作“驰道隘,稽车骑不得前”。《集》本云“必若致罪二臣”,石本无“必”字。《集》本云“以臣言免之”,石本无“言”字。《集》本云“上嘉而从之”,石本“上”作“遂”。《集》本云“母宠子爱”,石本“爱”作“异”。《集》本云“恐非正家之道,王化所不宜”,石本无“不”字。《集》本云“上药异殊”,石本作“殊异”。《集》本云“蹑公而殁”,石本“蹑”作“4■”。《集》本云“河西节度行军司马”,石本“河西”作“河南”。《集》本云“忠孝之盛,人伦之纲”,石本作“人伦纪纲”。《集》本云“功成生让,事轶屠羊”,石本“生”作“牢”。《集》本云“略无交言”。石本“略”作“路”。《集》本云“谠论泱泱”,石本“谠论”作“右揆”。一篇之中,舛异者凡二十八处,皆足以订传写之误。故其书虽不足存,而一节之长,特为附著於此,以资考证焉。
----出《四库总目提要》
《断碑集》于清乾隆年间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国学 古籍 书籍